林美絢 Melody Lin

個人見證:

 

到現在,還是很多人不相信筆者是一個產後憂鬱症患者, 而且快三十年了還在吃藥.
我結婚六年都專心工作, 後來過三十才決定生孩子.很快懷孕後, 一切非常順利。 產期到了就高高興興的迎接來幫忙的母親,   預產期前一周就放假在家準備做人母了.
 休假第一週五下午近五點時, 接到一通電話, 説我不能請產假, 要算離職. 原來這份工作是我追隨舊老闆, 她榮升後任分部主管,  安排進去的. 

同事都知道我在總部做她的手下, 薪資職級都照舊, 不當我是新進人員.
但他們説我懷孕只做半職, 前面的年資不算, 因此沒資格請產假。 

我旣然連五天沒上班, 就算離職了.  剛好這一天是一月三十日. 隔天就開始陣痛, 又一天後孩子出生. 那天是二月一曰, 是月頭, 離職就沒醫療保險, 那麼生產費用都要自費了.

因此禮拜一在醫院病床上我就開始打電話, 打給人事部, 打給保險公司,打給律師, 找人求援. 終於找到方法,用增加自費支付保險費, 及時延長保險一個月. 
後來發現可能有人妒忌我, 從中搞鬼, 之前也有一位白人同事也是被人寃枉 "做"掉的.

再隔天,一位親戚來訪, 提出一個難解的醫學問題,  説我給嬰兒餵奶有生命危險, 
引起娘家,婆家總動員, 各找專家, 各執一詞, 因為関係重大, 大家都很緊張, 不知所措.
 對我最大的打擊是結婚以來第一回與丈夫意見分歧, 關係出現裂痕.

坐月子的時候我就已經不大對勁, 母親因有事被急調回去, 臨走説奇怪怎麼我那庅沒自信?
她已照顧我已一月, 比以前照顧姊姊還多, 應當是可以放手了, 怎麼一付担不起的樣子?

接下來, 丈夫又外調,  我獨身奮鬥. 更不行了。來家訪的公衛護士看出我昏天黑地的樣子,
教育我產後憂鬱症的可能性, 我聽了覺得有理, 就去找家庭醫師轉介精神科醫師,
就這樣引導上治療之路.   轉折 許多嘗試, 到女兒二歲半時治療才上軌道, 
人好像死裏回生, 終於感覺找回自己. 


這之後停過藥, 又復發, 治好了, 穩定幾年覺得控制得不錯, 卻時不時莫名奇妙又翻大跟斗, 
再爬回來. 而且由單向的憂鬱症變成双極症(舊稱躁鬱症), 常常過度亢奮之後睡眠有困難. 
也出過好幾次意外. 因此一直不斷與醫生合作 調整藥物, 到現在醫生都變老朋友了.

假如説醫藥是應付危機的利器,  那麼信仰則是防止我掉坑洞的生命索. 有一陣剛從死裏逃生, 人太脆弱不敢去上班, 每天都在公園走路, 邊走邊與神 摔角, 質問, 乞求, 提醒神的應許. 有一天神讓我看到, He is big enough. 他不在乎我的控訴,  沒有什麼他不可以應付的.     那一段時間我細數回頭路, 想要找到過去腳步中, 是那個節骨眼轉錯方向, 踏錯步. 經過許多經文啓釋, 那時在一家非常成熟的教會, 得到許多人及輔導的幫助, 抓出許多思想的謬誤, 紮紮實實的想好以後遇到同樣困難, 如何識破惡者的誤導與謊言, 從由脫逃那惡性自我毀壞的陷阱.  所以我對抗憂鬱症的武器, 醫藥是急救, 重建及復元靠基督的愛, 聖靈的啓示與神的話語.


講起來我大槪是超級幸運的病人. 有生物背景知道生理因素可以造成心理現象, 社工專業認識病癥, 有正確的醫學知識不會想要早早停藥, 以為不吃藥是光榮. 也碰過很好的聖經輔導,牽著我的手引導我走出來. 從上次復發到現在已經十年了, 我的輔導,還願隨時給我時間伴我同行. 即使到現在, 若是我三更半夜有問題還是有兩支電話可以打, 一個是精神科醫生,一個是她. 

神給我這麼大的恩惠, 我能不分一點心給正在苦難中掙扎的人嗎?
 

  • Facebook
  • YouTube
logo_S-01.png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We're excited to share with you about everything going on with Pioneers. Sign up for our newsletter to learn more about what we have in the works.